促徐世昌引退电(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
2013-05-15 05:44: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促徐世昌引退电(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
        北京徐菊人先生鉴:  
        韩退之有言:“鼎不可以〔使〕拄车,马不可使守闾。”惟人亦然,非其才而用之,则用之者与为之用者皆受其殃。中国之民主政治,至于今日,其为痛苦,所不俟言。然此痛苦非民主政治之自身所使之然,由运用民主政治者非其人故也。  
        民国纪元以还,政治之权操于袁世凯之手。袁世凯之为人,即在君主专制之朝亦将为王莽、董卓,以民国付之,其倒行逆施有必然者。君平日自命当继袁世凯之后,论者或亦以君与袁世凯同科。然平心论之,袁世凯者乱世之奸雄,君则承平时一俗吏耳。  
        使君早生数十年,或足与杜受田、祁#藻之流,以趋跄应对,保其令名。不幸所处时势,不适于君。故君立晚清之 朝,而清以亡;立袁世凯之朝,而袁世凯以亡。天下后世,或将以君为凶人。然原其心术,或不幸灾乐祸至是。特“鼎折足,覆公#”,则不能为君讳。夫以君之 才,立于专制君主之朝,为一臣仆,犹不能有所展布,况于任中华民国之重乎!世界之民主政治既非君所尝闻,中国之何以实行民主政治又非君所能解,贸贸然受此 重任,而侈然不以为意,其为害于国家,夫何足怪!  
        夫中国今日政治之窳败,由于骄兵悍将、贪官污吏之肆无忌惮,此人人所知者也。此骄兵悍将、贪官污吏,实袁世凯 所翼而长之,至于今日。君则依其肘腋,而仰其鼻息。六年有毁法之乱,君居天津,参与督军团逆谋,是为君依人肘腋之明证。七年有非法选举之乱,君名为受人拥 戴,实则供人傀儡,始终为军阀所颐指气使,不敢枝梧,是为君仰人鼻息之明证。最近蒙乱#逼,实有人唆使,与复辟阴谋有关,道路所传,君亦与闻其事;识者知 君无此胆气,不过当年故智,#仰随人,成则分功,败则不任咎耳。君曾以此伎俩,一误前清,两误袁世凯,今将三误中华民国矣!  
        君纵不以屑意,而天下之人具有耳目,具有血气,决不忍君之所为,故已相与投袂而起,拯此中华民国,俾不致覆亡 于君之手。此后之中华民国,置于国民全体之怀抱;建设中华民国之责任,荷于国民全体之仔肩。于选任公仆之际,以为民主政治,惟忠于民主政治之人,始能知其 所以然而为之不贰,故遂以文承其乏。文虽不敏,诚不忍中国之民主政治有名无实,寝假并其名而亡之;既受国民之付托,则惟尽力所能至,以实现中华民国于世 界。今日之事,君宜自省。名之不正,君所已知。君之不能有益于中华民国,而反以害之,亦君之所已觉。即日引退,以谢国人,则国人必谅君之不获已,且善君之 能改过也。爱人以德,故为此言。若夫怙恶不悛,必不惜以国家之生命,易一己之虚荣,则非所望于君矣。  
        孙文歌  
          注释:  据上海《民国日报》一九二一年五月十四日《孙总统促徐世昌引退》  徐世昌是当时北洋政府的总统。这份电报是孙中山在广州就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的同一天拍发的。(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徐世昌 引退 一九二一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党义战胜与党员奋斗(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九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