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义战胜与党员奋斗(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九日)
2013-05-15 05:45: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各位同志:  此次本党改组,想以后用党义战胜,用党员奋斗。吾党经过十余年来,或胜或败,已历许多次数。就以胜败成绩观察 之,则军队战...
        各位同志:  
        此次本党改组,想以后用党义战胜,用党员奋斗。吾党经过十余年来,或胜或败,已历许多次数。就以胜败成绩观察 之,则军队战胜为不可靠,必须党人战胜乃为可靠,此点党员须首先明白。吾党当革命未成功以前,皆用党员来奋斗,绝少用军队来奋斗。至于武昌一役,虽属军队 奋斗之大胜利,然此次成功,乃由党员以党义奋斗之结果,感动军队而来。不幸武昌成功之后,党员即停止奋斗,以至此十二年来吾党用军队奋斗多,用党员奋斗 少,即或有之,亦属讨袁失败之短时期间。  
        吾党此次改组,乃以苏俄为模范,企图根本的革命成功,改用党员协同军队来奋斗。俄国以此能抵抗列强之侵迫,其 时正当俄国革命初成功,而俄党人竟能战胜之,其原因则由党员能为主义的奋斗。吾人由反对俄国各报纸所得之事实,则英兵由北冰洋上陆时,俄兵不加抵抗,自行 引退,留下种种印刷品,询问其何故来打俄国——列强既与德国和好,何以今再有征俄之举。各国兵士当时以为往俄与德兵战,不知为与俄民战也。以此质诸上官, 上官无词以对,兵士遂即行引退,或激成兵变。此全由俄党员不仅能感化本国人,而且能以主义感化外兵。日本兵队之开往西伯利亚,亦同被感动。此俄党人为主义 奋斗的结果。  
        吾党历年来革命奋斗工夫,尚未周密,以故屡遭失败。吾党革命未成功以前,党人多肯奋斗,及成功后则遽行停止, 转而全靠军队来奋斗。今由俄国观之,则党人奋斗始能为最后之成功。今日有民国之名,而仍然失败者,何以故?则由于党人不为主义奋斗之故。我党为国中唯一之 革命党,如党员希望革命真成功,即须奋斗,否则无成功之望。从前党员出外宣传,发挥主义,非常踊跃;至成功后,以为此等事乃无效力之所为,须握军权乃算奋 斗,这个观念实在错误。今日由俄国革命成功观察之,我们当知军队革命成功非成功,党人革命成功乃真成功。以前吾人所不知的,现在可以明白了。  
        然从今日现象考察:吾党党员中热心的人出而握军权,未尝无人;但谋私利者亦假称热心,争握军权。不知军队是拚 命杀人的事业。今之手握一万数千兵者,以利结合,鲜有以主义感化其部下者。就现在情形观之,凡兵士临阵,有赏则能克敌破城,无之则不能。或有不赏亦打仗 者,则因地盘苦瘠,须占领较富裕的地盘而已。可知军队奋斗,系为升官发财起见,非如昔日党员专为主义的奋斗也。故欲靠今日之军队单独以达革命之成功,则希 望甚微;必定将现在将士升官发财、自私自利的思想化除,引他到远大的志愿,乃能有望。故党员今日第一级工夫,要先设法感化在西南政府旗下的军队,完全变为 革命党员,一致为三民主义牺牲,而不为升官发财而牺牲。如此,则军队、党员便可成互助之奋斗,而革命之成功指日可期矣。  
        然军队之奋斗,必素有多少之练习;乃党员则毫无练习,此党员之缺点也。若党员欲运用其能力,出而感化他人,亦 犹之军人上阵战争,必须明白其枪炮之效力及其用法。故党员必须明白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内容如何,然后用之出而宣传,始生效力,始能感化他人也。枪炮能有 效力者,因其能杀人,故大军一到,敌人即服。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则与之相反,其效力为生人。革命主义既以生人为最终之目的,故必须周知敌人之情形,尤须 明#士农工商之状况。对待此类人们,非可杀之也,实须生之。如何方可以生之,则须知其痛苦所在,提出方法,敷陈主义,乃能克敌致果。此乃无敌之雄师,无人 能抗之者,在乎我党能善用之否耳。如遇农,则说之以解脱困苦的方法,则农必悦服。遇工、遇商、遇士各种人们亦然。然用何方法,用何力量,走何道路,则须知 三民主义、五权宪法非对于已往及将来,乃对于现在造成良好国家。  
        建国方法有二:一曰军队之力量;二曰主义之力量。我党前时无兵力,今始稍有之。然吾党兵力,常居于弱的地位, 而敌则常居于强的地位。前为吾党大敌的满洲政府,兵力强于我,而我能推翻之。以后袁世凯、冯国璋等,我亦能推翻之。今目前之敌人,则为曹锟、吴佩孚,试问 能打倒之否?照历史上观察,则必能之,只时间的问题而已。惟靠军队打倒曹吴,革命亦未能算成功。试问满洲、袁、冯倒后,革命能成功否?由此推之,则前途极 为危险。今后首当将企望以军队谋革命成功的观念打破,因为军队无暇受宣传感化,即热心者带兵,亦为环境所同化,久而久之,变为图私罔利之人。故军队数年来 未能成为革命军,这是一个大原因。  
        无识者以为军队战胜,便是革命成功,而不知实系观察错误。革命是救人的事,战争则为杀人的事;军队奋斗是出而 杀人,党员奋斗是出而救人。然革命须用军队之故,乃以之为手段,以杀人为救人。杀人为军队之事,救人乃党人之事。十余年前,用军队破除障碍,推翻满洲政 府,这是军队用得适当。惟推倒满政府之后,即须救人,此乃党员所应有事,所谓责无旁贷的。乃竟不负此责,其高尚者则宣言不问政事,坏者则只知升官发财。今 则愈弄愈坏,革命名词失其尊严神圣,其咎实在于革命党人不去做革命奋斗工夫。  
         今次之改组,则欲党员个个从新再去做革命奋斗工夫。但做革命奋斗工夫,必须有方法,而方法必从训练而来。古人 云:“不教民战,是为弃之。”这句话是很对的。党人为主义奋斗亦然。然必须自己先受训练,然后出而能感化他人。现在吾党即欲实行训练党员,使之出而奋斗。 以前党员无训练,故奋斗成绩甚微。杀人之事,尚须操练,则救人之事,更非训练不可。  
        吾党员奋斗之武器,则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是也。诸位皆赞成此次改组者,试问于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已有心得否? 打倒曹吴亦不能作为吾党成功,因吾党主义,非只推倒一二军阀便算了事的。必须党员人人能奋斗,主义能实行,然后乃得为真成功也。此则纯然倚靠宣传之力。军 队以枪炮出而宣传,党员则以主义出而宣传,其革命相同,而其成功则不同。因革命成功,非能专靠杀人,尤须靠救人。然救人必须全国人能自救;全国人能自救, 必须多数人明白人生道理。  
        吾党人以华侨为多。试问何以有华侨?则因内地生活不足,乃谋生活于海外。就香港出口计之,前二十年每年往南洋 者,多至四五十万人,现在必有加而无减。此等出外谋生者,多由他人借给船费,就是卖身为“猪仔”。落船后已觉不快,登岸后更不快,至派往园口矿山作工后, 更觉痛苦非常。询其何以来此受苦,则言内地生路已绝。以每年四十万出口计之,回国的不足四万,是十人有九人死于海外,并骸骨亦不能回国。此等人是最苦的。 幸遇有亲友,以资赎回,救出苦海;然赎不胜赎,且所救者只一二人。我革命党救人,则谋全数救之,不但华侨,且及全国。各位均知南洋群岛前时均一片荒土,我 中国人为之辟草莱,垦荒地,谋生活;虽间有致富者,然极少数。我国荒地、矿山甚多,乃竟地利不辟,其原因则由无良好政府,不能不〔有〕所为。今革命方法, 乃救全体人民,组织良好政府。惟必须多数人先明白主义,了解此方法,乃能全救之。故今先打倒陈逆,得回惠、潮、梅之地,使全省统一,进而全国统一,再进而 实行主义,乃能救之。  
        十二年前,军力成功,不能实行主义,以至人民痛苦愈甚。不知者方归咎于革命党,试问革命党能受之否?然事实则 确令人饱受痛苦。前之强盗甚少,今则强盗遍地,皆由党人失于奋斗,致此结果。奋斗救人之方法如何?即以广东言之,三千万人须一半能明白我党主义,能受我党 感化,方能达我党目的。故我党人能起而救人,首须明白主义,明白社会状况,然后人民乃能接受我党主义也。譬之军人提枪射击,若命中,其人必死,否则亦伤。 今党员出而宣传主义,能入人心,则其人必受多少感动。然有感动不感动者,何以故?其不受感动者,则由于其人有障碍。譬之射击时,其人立于一大石之后,则虽 命中,亦不死伤。若其人有障碍,则所言必不入,故必须随时考察各个人之情况。因凡人类皆有其主义。以发财而论,则人人皆欲之。我党人之救人,亦属发财主 义;但常人则欲个人发财,我党则欲人人发财而已。今日私人发财者,无险不冒。就以南洋“猪仔”而论,其冒险性较军队为强大;军队死亡,反不如“猪仔”死亡 之多,而人之甘心为个人发财者,乃乐而为之。此发财主义实与我党主义无背;所不同者,乃我欲人人发财,彼则谋个人发财而已。损人利己,乃能发财成功者,我 党人不为也。我党须人人发财,始为成功.故须向各界人士说明,如君欲真发财,必人人发财,乃可达真发财目的。因此必须组织良好政府,人人明白本此主义以组 织政府,乃可达到人人发财之目的。  
        古代草莽英雄,出而革命,所凭者威力,顺之者生,逆之者死,此乃“化家为国”之革命。我党则不然,乃根本民意 而革命,实为“化国为家”之革命。今我国已成割据局面,如单靠我革命党军力统一之,实不可望。因革命党兵力甚弱,以军力论,则必属于非革命党者成功。然我 党之必成功,则又若可操左券者,何也?则革命力量,譬之山上之大石,不动则已,若一引动,则必转落至山脚而后止。故革命力一引动,则不可止。俄革命六年成 功,而我则十二年尚未成功,何以故?则由于我党组织之方法不善,前此因无可仿效。法国革命八十年成功,美国革命血战八年而始得独立,因均无一定成功之方 法;惟今俄国有之,殊可为我党师法。各党人个个能实行为主义奋斗,不汲汲于握军权,但监督之使为己用而已。且俄之成功,亦不全靠军力,实靠宣传。我党兵力 虽弱于人,惟主义则高尚于人,久为国人所信仰。苟我党员能尽其聪明能力,说之使明,则当无不受其感化者。大众能想出良法,使多数人明#三民主义、五权宪 法,则可不待军力革命,而亦告成功。俄国军队能感化外兵;而今日为我敌者,只本国兵而已,又何至不能感化之耶?且在前广州新军一役、武昌一役,是其明证。 故我党不用此力则已,一引用之,则曹吴之兵必如前清新军例,而我党可事半功倍矣。为此之故,我党须每日均学习宣传方法,时时训练,训练纯熟,然后能战胜一 切。今滇军以善战称,由于彼军士每日三操两讲,无日或闲者也。  
        我党主义,乃合各个人所期望而集成者,乃企图人人发财,非企望损人利己而发财者也。彼英、法、美等国人民之生 活程度优于吾人者,则以有良好政府之故。彼政府常为人民谋幸福,有灾害则为之防,有利益则为之图,故人民能家给人足。今我党人若能日日出而讲演主义,其有 不入者,则考其有何故障。今定于每两星期来此学习一次,而此两星期须将做过之工夫,报告于我。由下一星期起,订一种问题,互相研究,以便答听者的问话。搜 集材料,如军队打仗然,打过后须补充子弹,今党员出外宣传,亦当如之。每两星期到此补充材料,则宣传事业自易着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本为吾之所倡始、 所发明,其解释须一依我之解释,然后方不至误解误讲。此处可称为诸位的兵工厂,我可以尽力供给材料,为宣传于军士的武器。  
        注释:  
        据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宣传部编《孙中山先生最近讲演集》(广州一九二四年七月版)中的《党义战胜与党员奋斗》 
     这是孙中山在广州大本营对国民党员的演说。(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战胜 党员 奋斗

上一篇:促徐世昌引退电(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
下一篇:对于国民党宣言旨趣之说明(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三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