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中国之第一步(一九一九年十月八日)
2013-05-15 05:50:1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今天承青年会干事的预约,得与诸君相见,是狠愉快的事。“改造中国之第一步”这个题目,是主人所定,事前没有同兄弟商量,所以只能就题发挥...
        今天承青年会干事的预约,得与诸君相见,是狠愉快的事。“改造中国之第一步”这个题目,是主人所定,事前没有同兄弟商量,所以只能就题发挥了。  
        十月十号是中华民国国庆的纪念日,青年会提前两日庆祝,兄弟得身与盛会。但今日亦可认为国庆日,因武昌搜获党 人名册、穷捕党人、拘杀三烈士的一日,正是八年前的今日。十月十日的成功,全靠有八日的牺牲。如满清当日不竭力压迫,革命爆发或不能如此之速。革命成功已 经八年,何以到今日还有“改造中国”的名词?因当时已推倒了满清的政府,其他关于建设上种种绝对没有着手,所以今日还不能不讨论改造中国的方法。  
        为什么要改造呢?因现在中国政治非常腐败。至于改造方法应从何处着手,有人说,教育是立国的要素。但我们若致力于教育事业,一般官吏非特不能提倡,且必来设法摧残。假使我们培养一个青年,费巨额金钱,俾受一种完全教育,官吏有时竟因嫉视新人物的心理,置诸死地。  
        又有人说,兴办实业,救多数人生计的困厄。奈官吏非特不能提倡奖励,且对于较大之公司或开矿事业等,必先得多数贿金,才许给照开办。辛亥以后,多数华侨热心回国经营实业,因官吏索贿过重,致中途灰心。从这点看,从实业上改造起,也是役有希望的。  
        又有人说,立国根本在人民先有自治能力,所以地方自治为最重要之一事,现应从一乡一区推而至于一县一省一国,国家才有希望。但现在官僚,何尝愿意人民有自治的能力?大家只须看各地方自治经费统被他们挥霍尽净,致自治不能举办。  
        以上三种,固是改造中国的要件,但还不能认为第一步的方法。第一步的方法是什么?在兄弟的意思,只有革命。革 命两字,有许多人听了,觉得可怕的。但革命的意思,与改造是完全一样的。先有了一种建设的计划,然后去做破坏的事,这就是革命的意义。譬如我们要建筑一新 屋,须先将旧有的结构拆卸干净,并且锹地底,打起地基,才能建筑坚固的屋宇。不这样办去,便是古代的建筑方法,不适用于今日。八年以来的中华民国,政治不 良到这个地位,余〔实〕因单破坏地面,没有掘起地底陈土的缘故。地底的陈土是什么?便是前清遗毒的官僚。       中国国家腐败到这点,是不是革命的罪恶?不是的。革命破坏满清政府以后,一般人民每訾谓只有破坏的能力,没有 建设的经验,所以一般议论都希望官僚执政。如袁世凯时代,几乎大家说非袁不可。革命党自审中华民国主权属于国民全体,既舆论说非袁不可,只好相率下野,将 政权交与官僚。八年来造成官僚与武人政治的原因,就在这一点。  
        现在国内的政治,比较满清的政治进步也没有?依兄弟看来,满清的政治犹稍愈于今日,一般人民在满清政府下,比 今日尚觉自由。如现政府的滥捕滥杀良民,在满清政治专制时代还没有发见。如现武人官僚的贪婪,亦较满清时代为甚。兄弟记得清代某粤督于一年内搜刮得一百多 万,人已诧为奇事;由今日看来,象督军、师长等有一年发财到数百万的,有数年发财到千余万的,方见贪婪的风气比前清倍蓰了。我们因满清政治不良,所以要革 命;但革命的结果,所呈的现象比满清尤坏。这个原因,不是革命党的罪,是前清遗毒——武人与官僚的罪。      我们既经要改造中国,须造成一灿烂庄严的中华民国。象工师建筑伟大房屋一般,须用新的方法去建筑。新方法的建筑,便是上层越高,打地基须越深,所挖出的陈土须远远搬开。这陈土便是旧官僚。  
        满清时的武人,是受文官节制的,就是一个提督,他也不敢侵犯州县官的职权。如武官有不法行为,满清亦能照律严办。试问现在的北京政府,有这样的魄力么?依兄弟看来,要免一个师长、旅长的职还不敢呢!所以要改造中国,武人便是陈土的一种。  
        前清时代的土豪,包揽词讼,鱼肉乡里,还不敢公然出头。现在的政客,居然白昼现形,挑拨武人,扰乱国政。武人 所有种种的不法行为,都由政客养成。因武人的脑筋是狠简单,作恶的方法还不能设想周到。试看北张南陆①[指奉系军阀张作霖和桂系军阀陆荣廷。],他们本来 是个草包,经政客教唆,才发明种种捣乱方法。所以政客便也是陈土的一种。  
        照这样看,要建筑灿烂庄严的民国,须先搬去这三种的陈土,才能立起坚固的基础来。这便是改造中国的第一步。兄弟狠希望到会诸君,大家要怀抱这精神去改造新中华民国。  
        注释:  
        据上海《民国日报》一九一九年十月九日《孙中山先生演说》  
        这是孙中山在上海青年会举办的国庆庆祝会上的演说(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改造 中国 第一步

上一篇:复苏联代表加拉罕贺电(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下一篇:告诫同志(一九二四年五月三十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