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列宁逝世的演说(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五日)
2013-05-15 05:52: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方才得俄代表报告,俄国行政首领列宁先生已于前日去世。国民党的同志们当然非常哀悼,应该乘此次大会时,正式表决去一电报,以表哀忱。未表...
        方才得俄代表报告,俄国行政首领列宁先生已于前日去世。国民党的同志们当然非常哀悼,应该乘此次大会时,正式表决去一电报,以表哀忱。未表决之前,有几句话与诸君先说一下。
  大家都知道,俄国革命在中国之后,而成功却在中国之前,其奇功伟绩,真是世界革命史上前所未有。其所以能至此 的缘故,实全由其首领列宁先生个人之奋斗,及条理与组织之完善。故其为人,由革命观察点看起来,是一个革命之大成功者,是一个革命中之圣人,是一个革命中 最好的模范。彼今已逝世,我们对之有何种感想和何种教训?我觉得于中国的革命党有很大的教训。什么教训呢?就是大家应把党基巩固起来,成为一有组织的、有 力量的机关,和俄国的革命党一样。此次大会之目的也是在此。现在俄国的首领列宁先生去世了,于俄国和国际上会生出什么影响来,我相信是决没有的。因为列宁 先生之思想魄力、奋斗精神,一生的工夫全结晶在党中。他的身体虽不在,他的精神却仍在。此即为我们最大之教训。
  本总理为三民主义之首创人,亦即中国革命党之发起人。我们的革命虽有几次成功,但均是军事奋斗的成功,革命事 业并没有完成,就是因为党之本身不巩固的缘故。所以党中的党员,均不守党中的命令,各自为政,既没有盲从一致信服的旧道德,又没有活泼于自由中的新思想。 二次失败,逃亡至日本的时候,我就想设法改组,但未成功。因为那时各同志均极灰心,以为我们已得政权尚且归于失败,此后中国实不能再讲革命。我费了很多的 时间和唇舌,其结果亦只是“中国即要革命,亦应在二十年以后”。那时我没有法子,只得我一个人肩起这革命的担子,从新组织一个中华革命党。凡入党的人,须 完全服从我一个人,其理由即是鉴于前次失败,也是因为当时国内的新思想尚未发达,非由我一人督率起来,不易为力。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诸同志都已习惯了,有 人以此次由总理制改为委员制,觉得不大妥当。但须知彼一时,此一时。当前回大家灰心的时候,我没有法子,只得一人起来担负革命的责任。现在有很多有新思想 的青年出来了,人民的程度也增高起来了,没有人觉得中国的革命应在二十年以后了。我们从事革命的事业,国民只以为太慢,不以为太快了。故此次改组,即把本 党团结起来,使力量加大,使革命容易成功,以迎合全国国民的心理。
  从前在日本虽想改组,未能成功,就是因为没有办法。现在有俄国的方法以为模范,虽不能完全仿效其办法,也应仿 效其精神,才能学得其成功。本党此次改组,就是本总理把个人负担的革命重大责任,分之众人,希望大家起来奋斗,使本党不要因为本总理个人而有所兴废,如列 宁先生之于俄国革命党一样。这是本总理的最大希望。
  现在提出用本大会名义致电莫斯科,对列宁先生之死表示哀忱案,请大家表决。至于各行政机关,已由政府通令下旗 三日。本会亦应休会三日。此三日内,每日下午本总理均在此演述民族主义。此讲题,从前曾对高师学生演过一次,再有两三次,即可从大体讲之。若详细的讲演, 非长久时间不可。今乘此机会,尽三天之内摘要把他讲完,诸位回去后,即可以之为宣传的资料。其余民权主义与民生主义,目前没有时间来讲,将来讲后再刊为单 行本寄与诸位。现在请俄国代表鲍尔登①先生讲列宁先生之为人[即鲍罗廷。],请伍朝枢君翻译。俟讲完后,我们再来表决本问题。
  注释:
  据刘芷芬编《孙总理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演说词》(大会秘书处一九二四年二月印发本)中的《政党之精神在党员全体不在首领一人之演说》
  列宁于一月二十一日在莫斯科逝世。这是孙中山获悉后在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演说。
(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关于 列宁 逝世

上一篇:告诫同志(一九二四年五月三十日)
下一篇:关于五四运动(一九二○年一月二十九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