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权宪法(一九二一年三月二十日)
2013-05-15 06:08: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今天讲题为 “五权宪法”。五权宪法是兄弟所创造,古今中外各国从来没有的。诸君皆知近世一二百年以来,世界政治潮流趋于立宪。“立宪”二...
       今天讲题为 “五权宪法”。五权宪法是兄弟所创造,古今中外各国从来没有的。诸君皆知近世一二百年以来,世界政治潮流趋于立宪。“立宪”二字,在我国近一二十年内亦闻 之熟矣。到底什么叫做宪法?所谓宪法者,就是将政权分几部分,各司其事而独立。各国宪法只分三权,没有五权。五权宪法是兄弟所创。自兄弟创出这个五权宪 法,大家对之都狠不明白。到底五权宪法有什么来历呢?讲到他底来历,兄弟可以讲一句实在话,就是从我研究所得思想中来的。至讲到五权宪法底演讲一层,十数 年前在东京同盟会庆祝《民报》周年纪念底时候,兄弟曾将五权宪法演讲一过。但是兄弟虽然演讲,在那个时候大家对于这个事情都没有十分留心。此事说来已十余 年了。在当时大家底意思,以为世界各国只有三权宪法,没有听见讲什么五权宪法的,大家觉得这个事情狠奇怪,以为兄弟伪造的。但兄弟倡此五权宪法,实有来历 的,兄弟倡革命已三十余年,自在广东举事失败后,兄弟出亡海外;但革命虽遭一次失败未成,而革命底事情仍是要向前做去。奔走余暇,兄弟便从事研究各国政治 得失源流,为日后革命成功建设张本。故兄弟亡命各国底时候,尤注重研究各国底宪法,研究所得,创出这个五权宪法。所以五权宪法可谓是我兄弟独创的。  
        当美国革命脱离英国之后,创立一种三权宪法,他那条文非常严密,即世人所称之“成文宪法”。其后各国亦狠效法 他订定一种成文宪法,以作立国底根本法。兄弟亦尝研究美国宪法。而在美国底人民自从宪法颁行之后,几众口一辞,说美国宪法是世界最好的宪法。即英国政治 家,也说自有世界以来,只有美国底三权宪法是一种好宪法。兄弟曾将美国宪法仔细研究,又从宪法史乘及政治各方面比较观察,美国底三权宪法到底如何呢?研究 底结果,觉得他那不完备底地方狠多,而且流弊亦不少。自后欧美底学者研究美国宪法,所得底感想亦与我相同。兄弟以最高尚的眼光、最崇拜的心理研究美国宪 法,毕竟美国宪法实有不充分之处。近来世人亦渐渐觉察美国底宪法是不完全的,法律上运用是不满足的。由此可知凡是一个东西,在当时一二百年之前以为是好 的,过了多少时候,或是现在亦觉得不好的。兄弟比较研究之后,有见于此,想来补救他底缺点;即美国学者也有此思想。然而讲到补救的事,谈何容易。到底用什 么法子去补救呢?既没有这样底书可以补救,又没有什么先例可供参考。       说到这里,兄弟想到从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位教授喜斯罗,他著了一本书名叫《自由》,他说三权是不够的,他 主张四权。他那四权底意思,就是将国会底弹劾权取出来作个独立底权。他底用意,以为国会有了弹劾权,那些狡猾底议员往往行使弹劾权来压制政府,弄到政府动 辄得咎。他这个用意亦未尽完善,但是兄弟觉得他这本书在美国固可说已有人觉悟了,他们底宪法不完全,想法子去补救。但是这种补救方法仍是不完备。  
        何以言之?在美国各州,有许多官吏是由民选而来。但是民选是狠繁难底一件事,民选底流弊亦狠多。于是想出限制 人民选举底法子:要有资格才有选举权;以职产为资格者,必有若干财产才有选举权,役有财产的就没有选举权。但这种限制选举与现代底潮流平等自由主旨不合, 且选举亦狠可作弊,而对于被选底人民亦没有方法可以知道谁是适当。想补救他呢,单单限制选举人亦不是一种好底方法。最好底方法就是限制被选举人。人民个个 都有选举权,这个就是“普通选举”,是即近日各国人民所力争的。但是普通选举固好,究竟选什么人好呢?若没有一个标准,单行普通选举,毛病亦多。而且,那 被选底人不是仅仅拥有若干财产,我们就可以选他。兄弟想当议员或作官吏底人,必定要有才有德或有什么能干,若是没有才没有德,又没有什么能于,单靠有钱是 不行的。譬如有这种才德能干资格底人只有五十人,即对于这种资格底人来选举。然则取得这种资格底人如何来定呢?我们中国有个古法,那个古法就是考试。在中 国,从前凡经过考试出身底人算是正途,不是考试出身的不算正途。讲到这个古法,在中国从前专制底时代,用的时候尚少。因为那君主即在吃饭睡觉底时候亦心心 念念,留心全国的人材,谁是人材好,叫谁去做官。君主以用人为专责,他就狠可以搜罗天下底人材。在今日的时代,人民实没有功夫可以办这件事,故在君主时代 可以不用考试,在共和时代考试则不可少。于是兄弟想加一个考试权。考试本是一个狠好底制度,是兄弟亡命海外底时候考察各国底政治宪法研究出来的,算是兄弟 个人所独创,并没有在那一国学者中抄袭的。兄弟想这个制度一定可以通行有利。  
        从前在东京同盟会时,本以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党纲,预计革命成功就要实行五权宪法。不想光复之后,大家并不 留意及此,多数心理以为推翻满洲就算了事。所以民国虽成立了十年,亦没有看见什么精彩,比前清更觉得腐败。这个缘故,我们也就可以知道,不用兄弟细说,必 以五权宪法为建设国家底基础。我们有了良好底宪法,才能建立一个真正底共和国家。  
        自兄弟发明五权宪法之后,一班人对于这个五权宪法都不很清楚。即专门学者亦多不以为然。记得二十年前有个中国 学生,他本是大学法科毕业,在美国大学亦得了法学士底学位,他后来还想深造,又到美国东方底一个大学读书。此人兄弟在美国纽约城遇见,兄弟问他:“此回你 又入美国东方底大学,预备研究什么学问?”他说他想专门学宪法。兄弟听他说是要学宪法,就将我底五权宪法说与他听,足足与他讨论了两个星期。他说这个五权 宪法比什么都好。兄弟心喜他既赞成这个五权宪法,就请他到了学校里,将这五权宪法详细研究研究。其后他就在美国东方耶路大学三年毕业,又得了个法律博士底 学位。这耶路大学是美国东方狠有名誉底大学,他得了这个大学底博士学位,他底学问自然是很好的。他自耶路大学毕了业,后来他又到英国、法国、德国考察各国 底政治宪法。辛亥革命成功,他亦回到中国,兄弟又遇见了他,我就问他:“当日你因赞成我底五权宪法,现在你研究之后,可有什么心得?”他说:“五权宪法, 各国都没有这个东西,这个恐怕是不能行的。”当时兄弟听了这话,就狠不以为然。谁知我们那班同志听了他这话,以为这位法律博士说各国都没有这个东西,想来 总是不大妥当,也就忽视这五权宪法了。还有一个日本底法律博士,兄弟在南京底时候请他做法律顾问,有许多法律上底事情与他商量。后来讨袁之役,兄弟亡命在 东京,遇到了这位博士。他问兄弟什么叫五权宪法,兄弟就与他详细讲解,相处两三个月底功夫,合计总是二三十小时,后来他也就明白了。此时,兄弟觉得这位法 律博士,还要讲了许多底时候才能明白,若遇着一班普通人民又将如何,难怪他们不懂了。适才所说底这两个博士,一个是中国底博士,一个是东洋底博士。那中国 底博士,在纽约遇着他底时候,讨论了两个星期,他狠赞成这个五权宪法。在这个时候他不过是个学士底学位,只算是半通底时候;待他得了博士底学位,可算已到 大通底时候了,他说各国没有这个东西。又那个日本底博士,兄弟与他研究了好几个月底功夫,他才明白。兄弟想这个东西实在狠难,现在虽没有人懂得,年深月 久,数百年或数千年以后,将来总有实行的日子。  
        我们要想把中国弄成一个庄严华丽底国家,我们有什么法子可以使他实现呢?我想亦有法子,而且并不为难,只要实 行五权宪法就是了。兄弟在东京庆祝《民报》周年底时候讲演五权宪法之后,到现在差不多二十年了,而赞成五权宪法的人仍是寥寥,可见他们心中都不以为然。今 天我们想要讲五权宪法本是狠好底事情,但是要将五权宪法详细的说明,虽费几天底功夫亦说不了,而且恐怕越说越不明白。兄弟想了一个法子,要想就五权宪法之 外来讲,侧面底讲比正面底讲容易懂得。中国不尝有句成语吗,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个意思,就是必离开庐山一二百里,才可看到庐山底 真面目,若在庐山里头,反看不出庐山的真面目。兄弟今天讲五权宪法,亦是用这个法子。  
        诸君想想,我们为什么要这个宪法呢?要知道我们要宪法底用意,应先把几千年以来底政治取来看看。政治里面有两 个潮流,一个是自由底潮流,一个是秩序底潮流。政治中有这两个力量,正如物理之有离心力与归心力。离心力之趋势,则专务开放向外;归心力之趋势,则专务收 合向内。如离心力大,则物质必飞散无归;如归心力大,则物质必愈缩愈少。两力平均,方能适当。此犹自由太过,则成为无政府;秩序太过,则成为专制。数千年 底政治变更,不外夫这两个力量的冲动。中国历史,是从自由而入于专制;西国历史,是从专制而入于自由。孔子删书,断自唐虞。唐虞之世,尧天舜日,号为黄金 世界,极平等自由之乐。而降及后世,政治弄到如此不好,这又是什么缘故呢?其故就是人民享得自由太多,因此而生厌,遂至放去其自由,而野心之君主继之,以 致积而成秦汉以后之专制。外国底政治乃从专制而渐趋自由,其始人民有不堪专制之苦,故外国有句话叫做“不自由毋宁死”。他底意思,是人民不能自由,宁可死 去。此可见当时外国政治专制之烈也。中国底政治是由自由而进于专制。中国古代人民“耕田而食,凿井而饮”,原是很自由的。而老子所说底“无为而治”,亦是 表示人民极自由底意思。当时底人民有了充分底自由,不知自由之可贵,至今此习仍存,故外人初不知其理,甚异中国人民之不尚自由也。若在欧洲底历史,则与此 不同。欧洲自罗马亡后,其地为各国割据,以人民为奴隶,在近世纪底时候有许多战争发生,都是为争自由而战。  
        兄弟从前倡革命,于自由一层没有什么讲到,因为中国人只晓得讲改革政治,不懂得什么叫自由。中国历代底皇帝, 他只晓得要人民替他完粮纳税,只要不妨碍他祖传帝统就好,故外国人批评中国人不晓自由。近来有几个少年学者,得了点新思想,才晓得“自由”两个字。本来中 国人民是不须争自由的。如诸君在此,晓得空气是什么东西。空气要他作什么?我们在这房子里空气是很够的,人之在空气中生活,如鱼之在水中生活,鱼离水就要 死,人没有空气,亦是要死的。但人不晓得空气之可贵,到底是个什么呢?因为空气不竭也。试将人闭之于不通空气底屋子里,他知空气可贵矣。欧俗人不自由,故 争自由。中国人尚不竭自由,故不知自由。这两个底潮流,一专制,一自由,就是中国与欧洲不同底地方。  
        政治里面又有两种人物,一是治人者,一是治于人者。孟子所谓:“有劳心者,有劳力者;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 人。”治人者必有知识的,治于人者必无知识的。从前底人可说是同小孩子一样,只晓得受治于人,现在已渐长成,大家都明白了,已将治人与治于人底阶级打破。 欧洲近世纪已将皇帝治人底阶级打破,人民才得今日比较底自由。兄弟这个五权宪法,亦是打破治者与被治者底阶级,实行民治底根本方法。  
        现在再讲宪法底出产地,宪法创始于英国。英国自大革命后,将皇帝底权渐渐分开而成为一种政治底习惯,好象三权 分立一样。其实英人亦不自知其为三权分立也,不过以其好自由之天性行其所适耳。乃二百年前有法国学者孟德斯鸠,他著了一部书叫做《法意》,有人亦叫做《万 法精义》,发明了三权独立底学说,主张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但英国后来因政党发达,已渐渐变化。现在英国并不是行三权政治,实在是一权政治。英国现 在底政治制度是国会独裁,行议会政治;就是政党政治,以党治国。孟氏发明三权分立学说未久,就有美国底革命,订定一种宪法。美国即根据孟氏底三权分立学 说,用很严密底文字订立成文宪法。孟氏乃根据英国底政治习惯,草成此种三权分立主张。后来日本底维新及欧洲各国底革命,差不多皆以美国为法订立宪法。英国 底宪法并没有什么条文,美国则有极严密底条文,故英国底宪法又称活动底宪法,美国底宪法是呆板底宪法。英国以人为治,美国以法为治。英国虽是立宪底鼻祖, 然没有成文底宪法。以英国底不成文宪法拿来比较我们中国底宪法,我们中国亦有三权宪法,如:考试权立法权中国宪法君权-兼行政权第一图弹劾权司法权比较宪 法立法权-兼-弹劾权外国宪法行政权-兼-考试权司法权就这个图看来,中国何尝没有宪法:一是君权,一是考试权,一是弹劾权。而君权则兼有立法、行政、司 法之权。考试本是中国一个很好底制度,亦是很严重底一件事,从前各省举行考试底时候,将门都关上,认真得很,关节通不来,人情讲不来,看看何等郑重。但是 到后来,也就有些不好起来了。说到弹劾,有专管弹劾底官,如台谏、御史之类,虽君主有过,亦可冒死直谏,风骨凛然。好象记得广雅书局内有十先生祠,系祀谏 臣者,张之洞题有一额曰“抗风轩”,言其有风骨能抗君王底意思。可知当日设御史、台谏等官原是一种很可取底事情。美国有个学者巴直氏是很有名的,他著了一 本书叫《自由与政府》,谓中国底弹劾权是自由与政府间底一种最良善之调和法。  
        刚才兄弟讲底这两个潮流,自由这个东西,从前底人民都不大讲究。极端底自由,就是无政府主义。欧洲讲无政府主 义,亦是认为一种很新底东西,最初有法人布鲁东①[今译蒲鲁东。]、俄人巴枯宁及现已逝世之俄人克鲁泡特金。在他们讲这种主义,不过看了这种东西很新,研 究研究罢了。近来中国底学生们,他无论懂不懂,也要讲无政府以为趋时,真是好笑。讲到无政府主义,我们中国三代以上已有人讲过。黄老之道,不是无政府主义 吗?《列子》内篇所说底“华胥氏之国,其人民无君长,无法律,自然而已”,这不是无政府主义吗?我们中国讲无政府主义已讲了几千年了,不过现在底青年不懂 罢了。象他们现在所讲底无政府主义,就是我们已不要的。兄弟讲自由与专制两个潮流,要调和他,使不各趋极端。如离心力与归心力一样,单讲离心,或是单讲归 心,都是不对。有离心力,还要有归心力,片面底主张总是不成的。两力相等,两势调和,乃能极宇宙之大观。  
        宪法的作用犹如一部机器,兄弟说政府就是一个机器。有人说尔这个譬喻,真比方得奇。不知物质有机器,人事亦有 机器,法律是一种人事底机器。就物理言,支配物质易,支配人事难。因科学发明,支配物质很易,而人事复杂,故支配人事繁难。宪法就是一个大机器,就是调和 自由与统治底机器。我们革命之始,主张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就是民族、民权、民生。美国总统林肯他说的“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ooPle”,兄弟将他这主张译作“民有、民治、民享”。他这民有、民治、民享主义,就是兄弟的民族、民权、民生主义。要必民能治才能享,不能治焉能 享,所谓民有总是假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今欲破除之,亦未尝无方法。人力非不可以胜天,要在能善用不能善用耳。世界有千里马日能行千里,有 鸟能飞天、鱼能潜海,人则不能。假如我们人要日行千里,要飞天,要潜海,我们能不能呢?兄弟可以说能,我们只要用机器就能。我们用一辆自动车,何止日行千 里;我们用飞行机,就可以上天;我们用潜航艇,就可以下海。这个就是人事可以补天功。从前希腊有一人日能行千里,但这种人是贤者,是天赋的特能,不可多得 的。今日人类有了这种机器,不必贤者,不必要天赋的特能,亦可以日行千里,飞天潜海,随意所欲。我们现在讲民治,就是要将人民置于机器之上,使他驰骋翱 翔,随心所欲。机器是什么?宪法就是机器。如:立法权司法权第二图五权宪法行政权弹劾权考试权这个五权宪法,就是我们底自动车、飞机、潜艇。五权宪法,分 立法、司法、行政、弹劾、考试五权,各个独立。从前君主底时代有句俗话叫“造反”,造反就是将上头的反到下头,或是将下头的反到上头。在从前底时候,造反 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这五权宪法,就是上下反一反,将君权去了,并将君权中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提出,作三个独立底权。行政设一执行政务底大总统,立 法就是国会,司法就是裁判官,与弹劾、考试同是一样独立的。  
        以后国家用人行政,凡是我们的公仆都要经过考试,不能随便乱用的。记得兄弟刚到广州的时候,求差事的人很多, 兄弟亦不知那个有才干、那个没有才干,其时政府正要用人,又苦没有人用,这个缘因,就是没有考试的弊病。没有考试,虽有奇才之士,具飞天的本领,我们亦无 法可以晓得,正不知天下埋没了多少的人材呢!因为没有考试的缘故,一班并不懂得政治的人,他也想去做官,弄得乌烟瘴气,人民怨恨。前几天兄弟家里想找个厨 子,我一时想不到去什么地方去找,就到菜馆里托他们与我代找一个。诸君想想,我为什么不到木匠店托他们代找,要跑到菜馆里去呢?因为菜馆是厨子专门的学 堂,他那里必定有好厨子。诸君试想,找一个厨子是很小的事情,尚且要跑到那专门的地方去找,何况国家的大事呢?可知考试真是一件最要紧的事情。没有考试, 我们差不多就无所适从。譬喻省议会到期要选八十个议员,其时有三百个人有这候补的资格,我们要选八十个议员,就在这三百人中选举。  
        美国选举的时候,常常要闹笑话。曾记有两个人争选举,一个是大学毕业的博士,一个是拉车子的苦力。到将要选举 的时候,两人去演说。那个博士学问高深,讲的无非是些天文地理,但他所讲的说话,人家听了都不大懂他。这个车夫随后亦上去演说道:“你们不要以为他是博 士,他是个书呆子。他靠父兄的力能进学校里读书,我没有父兄的帮助,不能进学校读书。他靠父兄,我是靠自己的,你们看那一个有本领呢?”这一番话说得那班 选举人个个拍掌,说那个博士演说的不好,一点不懂;这个车夫的演说很好,入情入理。后来果然车夫当选。诸君想想,这两个人,一个是博士,一个是车夫,说到 学问当然是那个博士比车夫好,然而博士不能当选,这个就是只有选举而没有考试的缘故。所以美国的选举常常就闹出笑话。有了考试,那末必要有才有德的人才能 当我们的公仆。英国行考试制度最早,美国行考试才不过二三十年,英国的考试制度就是学我们中国的。中国的考试制度是世界最好的制度。现在各国的考试制度亦 都是学英国的。  
        刚才讲过立法是国会,行政是大总统,司法是裁判官,其余弹劾有监察的官,考试有考试的官。兄弟在南京的时候, 想要参议院立一个五权宪法,谁知他们各位议员都不晓得什么叫五权宪法。后来立了一个约法,兄弟也不理他,我以为这个只有一年的事情,也不要紧,且待随后再 鼓吹我的五权宪法罢。后来看他们那个“天坛宪法”草案,不想他们果然又把自己的好东西丢去了!  
        五权宪法是兄弟创造的,五权宪法如一部大的机器。譬如你想日走千里路,就要坐自动车;你想飞天,就要驾飞机; 你想潜海,就要乘潜艇;你想治国,就要用这个治国机关的机器。如:第三图冶国机关(①据黄昌谷编《孙中山先生演说集》(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六年二月出 版),此处另作“军政部”。)  这个就是治国机关。除宪法上规定五权分立外,最要的就是县治,行使直接民权。直接民权才是真正的民权。直接民 权凡四种:一选举权,一罢官权,一创制权,一复决权。五权宪法如一部大机器,直接民权又是机器的制扣。人民有了直接民权的选举权,尤必有罢官权,选之在 民,罢之亦在民。什么叫创制权?假如人民要行一种事业,可以公意创制一种法律。又如立法院任立一法,人民觉得不便,可以公意起而废之,这个废法权叫做复决 权。又立法院如有好法律通不过的,人民也可以公意赞成通过之,这个通过不叫创制权,仍是复决权。因为这个法律仍是立法院所立的,不过人民加以复决,使他得 以通过。就是民国的约法,也没有规定具体的民权;在南京所订民国约法,内中只有“中华民国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一条是兄弟所主张的,其余都不是兄弟的意思, 兄弟不负这个责任。  
        前天当在省议会将五权宪法大旨讲过,甚望省议会诸君议决通过,要求在广州的国会制定五权宪法,作个治国的根本法。今天兄弟是就侧面底观察来讲五权宪法,因时间短促,意尚未尽,希望诸君共同研究,并望诸君大家都来赞成五权宪法。 
      注释:  
        据《孙大总统五权宪法讲演录》(广东官印刷局一九二一年版)  
        孙中山于一九二○年十一月从上海到广洲,重组中华民国军政府。这是他在筹建正式政府过程中到广东省教育会所作的一次演说。(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宪法 一九二一年 三月

上一篇:为商团事件对外宣言(一九二四年九月一日)
下一篇:兴中会章程(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