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中国国民党恳亲大会的演说
2013-05-15 06:15: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同志诸君:  今天是本党恳亲大会继续开会的日期。诸君这次到广东来开恳亲大会,是要做一些什么事呢?诸君要知道应该做些什 么事,便先要...
        同志诸君:  
        今天是本党恳亲大会继续开会的日期。诸君这次到广东来开恳亲大会,是要做一些什么事呢?诸君要知道应该做些什 么事,便先要知道本党是什么性质。本党自成立以来,始终都是革命党。辛亥年革命推翻满清、创造民国,一直到今日,徒有民国之名,毫无民国之实。关于民国的 幸福,人民丝毫都没有享到。今年是民国十二年。在这十二年之中,人民不但是没有享民国的幸福,并且各省发生战事,到处都有兵变,年年都是受痛苦。这是什么 原故呢?就是由于革命没有成功。因为革命没有成功,所以真正的民国,无从建设。我们从此要建设民国,所以还要来革命。民国一天没有建设好,本党就要奋斗一 天。诸君都是本党的党员,便要担负这个奋斗的责任。      本党最发达的地方,是海外各埠。海外华侨很多的地方,都有中国国民党。华侨的思想开通较早,明白本党的主义在 先,所以他们革命也是在先,每次起革命都是得海外同志的力量。但是本党在辛亥年革命,能够推翻满清、创造民国,何以十二年以来,不能一气呵成,建设民国 呢?就是因为国内大多数人民,还不明白民国的道理,不了解本党的主义。因为大多数人民不了解本党的主义,所以本党在中国革命,从前的破坏成功,现在的建设 不能成功。我们要本党的革命,自破坏以至建设彻底做成功,还要国内外同志大多数都担负这个责任,更行努力去奋斗。  
        本党政府此刻建设在广东,在这个政府所管辖之地,国内人民加入本党者寥寥无几。回想南京政府成立之时,本党的 党务该是何等发达,本党的气象该是何等蓬勃!何以本党在南京政府之时便那样兴盛,此刻在广东反不如前呢?原因就是在本党分子此刻过于复杂,党内的人格太不 齐,令外人看不起,所以外人都不情愿加入,帮助体党来奋斗。譬如许多党员,总是想做大官。如果是得志的,做了大官便心满意足;这些党员的心理,以为达到了 做官的目的,革命事业便算了结一样。若是不得志的,不能做大官,便反对本党,去赞成敌党。至于热心党务、真正为本党主义去奋斗的,固然是很不少,但是大多 数党员都是以加入本党为做官的终南捷径。因为加入本党的目的都是在做官,所以党员的人格便非常卑劣,本党的分子便非常复杂。诸君现在这地开恳亲大会,要想 振兴党务,讨论的事件当然是很多,照本总理看起来,最要紧的事,是应该乘此机会把那些不良的分子设法去淘汰。那些不良的分子都淘汰完了,留下来的分子自然 是很优秀的,大家从此便可以振作精神,一致为主义去奋斗。做党员的精神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能够为主义去牺牲。大家为党做事,事无大小,必须持以毅力,彻 底做成功。平日立志,应该想做大事,不可想做大官。如果存心做大官,便失去党员的真精神!  
        本总理向来主张以党治国。以党治国的这一说,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所有的党员都要做官,才算是治国呢?如果党 员的存心都以为要用党人做官,才算是以党治国,那种思想便是大错。大家都知道,满人灭了中国之后,就是以满清治中国。试问当满清的时候,全国所有的大官是 不是都用满洲人去做,才算是满清治中国呢?完全不是的。最初满清入关的时候,便用洪承畴治中国。洪承畴是什么人呢?洪承畴就是汉人。到了后来,满清更用许 多汉人来治中国。推到春秋战国的时候,有很多国家都是聘用客卿治国,象李斯相秦、楚材晋用,都是用外来的人治国家。因为要某人做某官,就是要那一个人去做 那一件事。如果那个人的才能,可以做那件事,才可以使他做那个官。若是他的才能不能做那件事,他一定要去做那个官,便是不胜任,便没有好结果。好象诸君在 家内要有好菜吃,便要专请一个好厨子;要做好衣穿,便要专请一个好裁缝;要做好屋住,便要专请一个好建筑工程师。这些厨子、裁缝和建筑工程师的任务,在诸 君自己家内的人不能够说都可以做得到。诸君自己家内的人,不能够说都要做厨子、裁缝和建筑工程师。诸君要请厨子、裁缝和建筑工程师,家内的人便不能一定要 反对。国就是大众的一个大家庭,国事就是和家事一样。如果说要党员做官才算是以党治国,那么,本党的党员现在有三十多万,广东的知县只有九十多个,其余的 大官更是很少,用这样少的官怎么能够分配到这样多的党员呢!所谓以党治国,并不是要党员都做官,然后中国才可以治;是要本党的主义实行,全国人都遵守本党 的主义,中国然后才可以治。简而言之,以党治国并不是用本党的党员治国,是用本党的主义治国,诸君要辨别得很清楚。至于本党党员若是确为人才,能胜大任 的,自当优先任用,以便实行本党的主义。倘若有一件事发生,在一个时机或者一个地方,于本党中求不出相当人才,自非借才于党外不可。  
        本党自成立以来,在国内进步很慢,在海外进步很快;但是到民国以后,就是海外进步也不很快。这是什么缘故呢? 就是由于一般华侨党员,自以为革命成功,我是党员应该得官做,如果得不到官做,便心灰意懒,失却原来奋斗的精神。所以弄到海外各处党务,至今都没有朝气, 各处都是暮气很深,前途是很危险的。我们要除去现在的暮气,恢复朝气,便要诸君恢复从前为党奋斗之精神,要存心做大事,不可存心做大官,然后本党才可望蒸 蒸日上,不致失败。若长此以往,本党前途便很危险,便要失败。本党革命在十二年以前,过去的失败,不知道有了多少次。譬如在辛亥年,假若有好方法能实行以 党治国,我相信从南京政府以后,决不致弄到今日,象这样的大失败。但是失之东隅,还可以收之桑榆,亡羊补牢,还未为晚。诸君在广东开恳亲大会,能够研究从 前的错误,赶快改良,所谓“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从今日以后,便消灭以往的错误,从新振作精神,发奋有为,本党前途,还是有无 穷的大希望。  
        本党自成立以来,成功的次数少,失败的次数多。现在得到广东这片干净土做我们的策源地,可算是一个小小的成 功。诸君这次到此地来开恳亲大会,也是一个不易得的机会。试问这个地盘,今天归我们所有,将来能不能够保守呢?诸君今年在此地开恳亲大会,明年还可不可以 再在此地开恳亲大会呢?以后可不可以永远在此地开恳亲大会呢?这个“可不可以”没有别的问题,只问我们自己能不能够尽心尽力,求一个保守这个地盘的方法。 如果能够求得保守这个地盘的方法,并且把那个方法能够发扬光大,诸君此后不但是年年可以在广东开恳亲大会,并且可以把这个恳亲大会移到南京、北京去开。这 个保守地盘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在得人心。人心一得,这个地盘便永远归我们所有,别人便争夺不去。人心一失,这个地盘便要归别人所有,不但是诸君不能再来 开恳亲大会,就是本党的无论什么事业都不能在此地做。人心就是立国的大根本。辛亥年满清之所以亡,是亡于他们失去了这个根本;民国之所以成,就是成于我们 得到了这个根本。我们现在要保守这个地盘,便要得广东的人心。以后要扩充这个地盘,吸收各省,统一全国,便要得各省的人心,得全国的人心。  
        得人心的方法很多,第一是要本党现在的党员,人格高尚,行为正大。不可居心发财,想做大官;要立志牺牲,想做 大事,使全国佩服,全国人都信仰。然后本党的基础才能够巩固,本党的地盘才能够保守。我每次要诸君革命,总是劝诸君牺牲。今日说要牺牲,明日也说要牺牲, 究竟要牺牲到什么时候为止境呢?民国一天没有建设成功,三民主义一天没有完全实行,我们的牺牲便没有一天的止境。要三民主义完全实行,我们革命彻底成功, 那才是我们牺牲的止境,那才是我们牺牲的报酬。  
        第二是要诸君注重宣传,教本党以外的人都明白本党的主义,欢迎本党的主义,然后本党施行主义便无阻力,便无反 抗。本党在辛亥年革命成功的道理,就是由于一般先烈自己能够牺牲,为主义去奋斗,并且把本党的主义宣传到全国人民,令全国人心都赞成革命,所以武昌起义一 经发动,便全国响应。当时武昌的革命军,没有离开武昌一步,没有打到各省,各省便同时响应来革命,就是由于各省人民受过了本党主义的宣传。现在本党放弃宣 传,这是一个大错误!至于不肖党员,行为不正,或假本党党员名义在外招谣〔摇〕,更是失全国人心的大原因。  本总理知道,本党党员固然不能说是人人都好,但是相信本党的主义的确是适合中国国情,顺应世界潮流,建设新国 家一个最完全的主义。诸君把这个主义宣传到全国,使全国人民都赞成,全国人民都欢迎,便是用这个主义去统一全国人民的心理。到了全国人民的心理都被本党统 一了,本党自然可以统一全国,实行三民主义,建设一个驾乎欧美之上的真民国。要达这个目的,便要诸君实行普通的宣传。宣传就是劝人。要劝世人都明白本党主 义,都来倾向本党,便要诸君自己先明白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知道怎么样去宣传。到了知道怎么样去宣传,那便是宣传人才。要有很多的宣传人才,非要办一个宣 传学校,慢慢的养成不可。依我看,诸君今天开这样的盛会,要有好成绩,最要紧的事是先办一个宣传学校,养成这种人才。如果这种学校办成了,我在每星期之 中,也可以抽出多少时间到学校来演讲,担负教师的责任。  
        我从前提倡革命,常常遇到很多的反对人。过细考察那些反对人的心理,大概都是挟持成见,不肯改变。我总是用尽 方法去开导,反复规劝,以至于了解而后已。并且把那些最反对的心理,变成最赞成的心理,热心为本党尽力,替本党的主义去奋斗。由这样看起来,此刻想实行本 党主义,要从这个恳亲会闭会以后本党的党务便能够进步,还是非从宣传上做工夫不可。宣传工夫,就是以党治国的第一步工夫。现在广东的人民号称三千万,本党 党员有三十万,如果一个人能够宣传十个人,在一年之后便可以得三百万人的同志,在三年之后便可以得一千五百万人的同志。有了一千五百万人的同志,就是广东 的人心有了一半来归化本党;到了广东的人心有一半归化本党,本党便可实行以党治粤。再用一千五百万做基本,推广到各省去宣传,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不 到三五年,便可以传到四万万。到了四万万人都受过了本党的宣传,四万万人的心理便要归化本党;到了四万万人的心理都归化本党,本党便可实行以党治国。现在 广东的三千万人之中,真正明白本党主义的人几几乎不及三万,只有①千分之一[此处原有一“三”字,当为衍文,已删。],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但是能够利用这 三万人做基本,到处去宣传,还是很有效力,前途还是很有希望。譬如本党从前在日本组织同盟会所得的会员,不过一万多学生,他们回国之后到各省去宣传,便收 辛亥年武昌起义登高一呼,全国响应,不到半年全国就统一的大效果。由这样看起来,革命的发起人不怕少,只要大家负起责任来,到各处去宣传,前途总是很有希 望的。  
        我们从前去革命,不但是自己的性命难保,并且还有抄家灭族的危险。我们从前有那样的大危险,还能够去革命,那 是什么原故呢?就是由于我们富于牺牲的精神。因为我们有很大的牺牲精神,所以后来革命能够成功。我们现在革命要象以前的一样成功,那么,今天的恳亲会不但 是形式上要振作精神,并且要大家从今天起,把从前的牺牲精神再恢复起来。如果大家恢复了从前的牺牲精神,便不怕有什么难事,便不愁现在的革命做不成功。我 们无论做什么事,只要问心无愧,凭真理去做,就是牺牲了,还是很荣耀。象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打死孚琦的温生财,为主义去革命,成仁取义,留名千古,至今 谁人不敬仰他们呢?就是千载之后,谁人又不去纪念他们呢?他们那些人的牺牲,真是虽死犹生,死在九泉之下都是很瞑目的。古人说:“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 毛。”盖人类牺牲的价值,有比生命还要贵重的,就是真理和名誉。七十二烈士和温生财为真理和名誉而死,他们死后的酬报,不只是立纪念的石碑;革命成功,中 国富强,全国人民都可以享幸福,那就是他们的大酬报,我们要得将来的大酬报,眼前便不能不牺牲。那种大酬报,不是一年两年就可以得到的,或者要十年八年二 十年才可以得到。凡百事业,收效愈速,利益愈小;收效愈迟,利益愈大。我们革命要收国强民富的大利益,眼光便要远大,要为十年百年之后来打算,不要为眼前 来打算。  
        我们国民党就是革命党。革命的方法,有军事的奋斗,有宣传的奋斗。军事的奋斗,是推翻不良的政府,赶走一般军 阀官僚;宣传的奋斗,是改变不良的社会,感化人群。要消灭那一般军阀,军事的奋斗固然是很重要;但是改造国家,还要根本上自人民的心理改造起,所以感化人 群的奋斗更是重要。因为这个原因,诸君从今以后,便要尽力去宣传,介绍国人加入本党。在一年之中,不要做很多的事,只要一个人感化十个人,介绍十个人入 党。我想一个人介绍十个人,不是难事。再过一年二年以后,便是以十传百,百传千,推广到全国,那就是全国的人心完全被本党所感化。到了全国的人心都归化于 本党,就是本党的革命大告成功。  
        注释:  
        据黄昌谷编《孙中山先生演说集》(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六年二月出版)中的《党员不可存心做官》  
        一九二三年二月以后,孙中山再度到广州就任陆海军大元帅,设立大本营作为政权机关。中国国民党恳亲大会是从十月十日开始举行的,为期一周。(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在广州 中国 国民党

上一篇:在广州市工人代表会的演说
下一篇:在湖北军政界代表欢迎会的演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