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黄兴书(一九一五年三月)
2013-05-15 06:19:3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前由英士沥陈近况,迟迟未得还云,甚怅甚怅!  文关怀祖国,见于政府之专制、政治之不良,清夜自思,每用痛心!癸丑之役,文主之最力,所...
        前由英士沥陈近况,迟迟未得还云,甚怅甚怅!   
        文关怀祖国,见于政府之专制、政治之不良,清夜自思,每用痛心!癸丑之役,文主之最力,所以失败者,非袁氏兵 力之强,实同党人心之涣。犹忆钝初死后之五日,英士、觉生等在公寓所讨论国事及钝初刺死之由。公谓民国已经成立,法律非无效力,对此问题宜持以冷静态度, 而待正当之解决。时天仇在侧,力持不可。公非难之至再,以为南方武力不足恃,苟或发难,必致大局糜烂。文当时颇以公言为不然,公不之听。及其后也,烈武、 协和等相继被黜,静山观望于八闽,组安反复于三湘,介人复盘据两浙,而分南方之势,以掣我肘。文不胜一朝之忿,乃饬英士奋起沪滨,更檄章梓倡议金陵。文于 此时本拟亲统六师,观兵建康,公忽投袂而起,以为文不善戎伍,措置稍乖,遗祸匪浅。文雅不欲于兵戈扰攘之秋,启兄弟同室之阋,乃退而任公。公去几日,冯、 张①[指冯国璋、张勋。]之兵联翩南下。夫以金陵帝王之都,龙蟠虎踞,苟得效死以守,则大江以北,决不致闻风瓦解,而英士、铁生亦岂至一蹶不振?乃公以饷 细之故,贸然一走,三军无主,卒以失败。尧卿、海鸣难为善后,而如火如茶之民气,于是歼灭无遗。推原其故,文之非欤?公之咎欤?固不待智者而后知之矣。  
        东渡以来,日夕共谋,非欲雪癸丑之耻,实欲竟辛亥之功。而公又与英士等互相龃龉,溥泉、海鸣复从而煽之,公不维始终之义,遂作中道之弃。离日以后,深虞失援,英士明达,复以函问,而公又置不与复。是公不复以同志为念耶?  
        二十年间,文与公奔走海外,流离播迁,同气之应,匪伊朝夕。癸丑之不利,非战之罪也。且世之所谓英雄者,不以 挫抑而灰心,不以失败而退怯。广州、萍醴几经危难,以公未尝一变厥志者,岂必至今日而反退缩不前乎?中国当此外患侵逼、内政紊乱之秋,正我辈奋戈饮弹、碎 肉喋血之时。公革命之健者,正宜同心一致,乘机以起。若公以徘徊为知机,以观望为识时,以缓进为稳健,以万全为商榷,则文虽至愚,不知其可。临纸神驰,祈 公即日言旋,慎勿以文为孟浪而菲薄之,斯则革命前途之幸云〔也〕。①[本文提及的一些人物多用字号,其姓名依次是:陈其美(英士)、宋教仁(遯初、钝 初)、居正(觉生)、戴季陶(天仇)、柏文蔚(烈武)、李烈钧(协和)、孙道仁(静珊、静山)、谭延闿(组庵、组安)、朱瑞(介人)、殷铮(铁生)、孙武 (尧卿)、何海鸣(一雁)、张继(溥泉)。]   
         注释:  
        据邹鲁编《中国国民党史稿》(上海民智书局一九二九年十月出版)  
       此函从日本东京寄往美国费城。(来源:《孙中山选集》)

相关热词搜索: 黄兴书

上一篇:在武昌十三团体联合欢迎会的演说
下一篇:致蒋介石函五件(一九二四年十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