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峡论调 > 正文

顽童君臣 原创 2018-04-16 张鸣
2018-04-16 08:21:55   来源:wx   评论:0 点击:

顽童君臣原创2018-04-16张鸣张鸣在明朝的历史上,明武宗朱厚照可谓是一个顽童皇帝。虽说早早就登上帝位,但还是个孩子的他,却不肯听从大臣

顽童君臣

 2018-04-16 张鸣 

 

  

在明朝的历史上,明武宗朱厚照可谓是一个顽童皇帝。虽说早早就登上帝位,但还是个孩子的他,却不肯听从大臣们的劝谏,老老实实待在紫禁城里做皇帝,或者说学做皇帝。他要像一个男孩子那样的玩,尤其是做打仗的游戏。因此,他放着皇帝不做,偏要做将军做总兵,还真给自己封了一个总兵。周围得宠的,也尽是一帮玩闹好勇的弟兄,江彬钱宁之流。每日里跟市井流氓一样胡闹。这还不够,还非得出去打仗,谁劝就把谁按倒打板子。带兵到了宣府大同,待了好些日子,却没看到可以交手的蒙古人,只好回来。在大同留下了游龙戏凤的风流传说,直到今天,还在当地流传。

真正让朱厚照过了一把打仗瘾的,是他同宗的宁王朱宸濠,倒不是说,他真的亲征把叛乱的宁王拿下,而是人家王守仁已经擒了宁王,解到南京,而已经出发南征的皇帝,在阅兵场上,把宁王当场放了,然后由他在四面重兵环绕的情况下,再把宁王抓回来,反正已经吓破胆的朱宸濠也不敢造次。一场平叛的功劳,就只能记在这个顽童皇帝身上了。而在朱厚照自己,则算是过了一把打仗的瘾。

就在他将要出发南征的时候,北京城里翰林院有一个名叫王廷陈的翰林庶吉士,上了一个折子,劝皇帝不要轻出。结果被明武宗给罚在午门前跪了五天,还好,没有挨板子。等朱厚照大捷归来,把这家伙发了下去,做裕州知州。没想到的是,这位劝谏皇帝的翰林,自己也是个顽童,在翰林院的时候,就经常不顾礼法,爬在树上大叫。弄得掌院学士,无可奈何。这回发到底下做地方官了,每天要处理案子,打理公务,可是,人家想处理就处理,不想处理,就成天玩。来往公文,堆满了案头,他也无所谓。夏天热了,就光着身子坐在公堂里,谁劝也不听。更好玩的是,有的时候,正在审案子,见院子里的大树上停了好些鸟,马上停下不审,拿出弹弓来去打鸟。

朱厚照像顽童,是因为他原本就不大,登基时才十五岁,然后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了,于是一直玩到死,也不过31岁。而王廷陈中进士的时候,已经24岁了,为官时的表现,却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最后因打骂御史,撤职还乡。还乡之后,还经常骑牛在田野啸歌,像个牧童。

身体成年之后,心理依旧停留在童年的人,是属于有心理疾病的人。朱厚照和王廷陈,都是这样的人,比较起来,为臣的,病状还比较重一点。但是,正因为他是臣子,所以,危害不大,顶天了祸害一个州。而为君者,可就麻烦大了。幸亏他在任的时候,蒙古人比较老实,如果正好赶上瓦剌部崛起,那么,轻易开战,被俘虏的,可能就是他了,连带着生灵涂炭,不知道多少人跟着遭殃。

即便边患没有发生,内乱也被平息,朱厚照也是一个名声很差的皇帝,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政绩。皇权的继承,就是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赶上什么人,往往没准,选错人了,又不大好纠正。摊上这个顽童,大家也只好陪他玩上十几年。如果他活得长,明朝的天下,就算断送在他手里,也没办法。


相关热词搜索:君臣 顽童 张鸣

上一篇:易中天的一段话!好经典!
下一篇:警惕商鞅主义的幽灵 吴晓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