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民理论 > 正文

新时代新形势 史伏初
2018-04-18 10:15:30   来源:mb   评论:0 点击:

新时代新形势史伏初 2018年4月15日朱耀光老先生是位温和善良受人尊敬的长者,2013年10月我及高越农教授等曾受邀在上海宝山市他家相聚作客
新时代新形势

史伏初   2018年4月15日


朱耀光老先生是位温和善良受人尊敬的长者,2013年10月我及高越农教授等曾受邀在上海宝山市他家相聚作客,受他热情招待,其情其景至今难忘。在他的招待会上我宣读了拙作《和平转型》。近日他给我的群发邮件中指“史伏初先生的名篇《和平转型一二三》理念被彻底粉碎。”从他的语气可以感觉到他对形势绝望之极。我实在不忍高龄的朱老先生及其朋友们受此等精神折磨,因此再形势,以释其怀。


对十九大的预测准确无误

朱老先生所提《和平转型》其实还有第四篇:《四议和平转型》。当时我还没有明确讲习近平时代中国一定会发生“和平转型”,只说“第三阶段,独裁地位确立后才可以选择政治道路,想当暴君就向左转,想当民选总统就向右转。”是句不确定语。该文最后说:“中国的未来: 专制危机必然导致民主转型,中国将来肯定会走民主宪政道路,所不确定者只是转制方式与时间。三种转制方式中,基本可以排除移植转型,只可能发生革命转型或和平转型。……可以预言,十年之内中国必有大变。习政权的真正危机和机遇在2017年,若能渡过此劫,前途光明。”当时就肯定,2017年的十九大是能否走和平转型道路的关键,2014年3月发表的《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一文中我已用肯定语气说:“中国未来八年内极可能会走和平转型之路。”习政权在2017年十九大取得伟大胜利,顺利“渡过此劫”,现在正乘胜前进,前途光明。

有人(不是朱老先生)指责我关于十九大的预测错误,贻害了他人。和平转型的预测期未过,怎能说预测错了呢?重头戏还在后面,诸公务必保重身体,等看最精彩的一幕。和平转型正在稳步顺利进行,任何悲观失望观点都与事实相背,最好放弃。

我没有预言十九大会发生和平转型,只认为十九大是和平转型进程关键的一步。我在《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中说:“十四、十九大上,习近平“核心”地位将得到加强,组成习派控制的新权力机构,取消政治局常委建制和接班人制度,建主席制(总统制名异实同),大量使用非党人士担任副国级以下公职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开启国家机构改革。党权逐步向国家转移过渡。党的信仰改为民主社会主义,进行理论转型。公开宣布要稳健地进行政治改革,架空‘一党专政’。预测都兑现了。

十九大确立了“习核心”和“习思想”,因此说“习近平‘核心’地位将得到加强”无疑预测准了。“组成习派控制的新权力机构”,“取消接班人制度”都成事实。有人可能说“取消政治局常委建制”和“建主席制”预测错了,其实也测准了。不要只看明面上的东西,要看“暗”下的实质。原来的“政治局常委制”分权制模式,是党和国家的最高决策机构,总书记与其他常委一样,每人一票,以多数票作出的决议,全党全国以至总书记都得服从。这就是“一党专政”。但十九大确立了“习核心”,常委要听命总书记,向总书记汇报工作,总书记与常委会已成两个级别(本届人大上的出场格式就在有意召告天下,还没看懂?),原来的政治局常委制不复存在,仅留下一个名称一个空壳。有了“核心”地位的总书记与“党主席”相当,国家主席兼任国家军委主席就是掌控军权的实权“主席制”,“总统制名异实同”。“大量使用非党人士担任副国级以下公职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开启国家机构改革。”都成事实。十九大后,一切重大决议都出自人大和几个委员会,这些都是国家机构,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没有独立作出过决定全国事务的决议,似乎不再是国家的最高决策机构,只起研议、建议、参谋的作用,淡化为“习核心”的咨询机构和党内协调机构。说“党权逐步向国家转移过渡”不为过,“架空”之说非虚言。至于“政治改革”早就说过并按部就班地实施。理论转型已在悄悄进行。现时中国的指导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涵与实践已经发生变化,不断完善,接近并超越民主社会主义,辛子陵先生的预测没错。很多人缺乏锐利的眼力,看不清事实,一看到党章坚持“共产主义”和“马列毛邓三科”、“党领导”的文字,就大叫“倒退”,真蠢材也。我一再提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有些人依然故我,不承认实质的变化,说这些人是书呆子并非辱骂他,是我没有其他方法喊醒他们的不得已之为,请原谅。上述那些全是旧时代的旧东西,不适合新时代,党内外没有一个傻瓜再把那些旧东西当作金科玉律作为自己思想和行动的指南,在新时代要接受“习近平思想”指导。现实变化太快,有些人认识跟不上形势发展,也有人懂而装不懂。

预测不可能100%准确,不可能字字句句与后来历史相符,只要事实相符就是测准了。即如1300年前李淳风和袁天罡合著的《推背图》,其语言隐晦,设迷隐蔽,非常人轻易可解,看不懂的人就会说他们预言不准。第四十四象,预言当朝,文中“双羽四足”就没人解说得清楚,我解释为两个人:习近平和马英九,全文就贯通,与现实相符。我对十九大的预测没有设迷和使用隐晦语言,冒风险直接表达,能如此准确,自认为没有委屈诸公眼球。

与全世界各种对接班人的预测版本相左,我提前十个月断定十九大将取消接班人制度”这才是最最重要的预测。测准这一条,就能看到中国未来和平转型的几率大增,前途光明。设“接班人”,表示要走旧路,不设“接班人”,表示弃旧路要走新路。


习近平集权是国之幸民之福  

在十九大上确立了“习核心”和“习思想”,宪法修改取消国家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的任期限止,国内外不少反华势力就乘机攻击诬蔑习近平“独裁”、“终身制”、“当皇帝”、“毛二”、“个人崇拜”……,我完全不同意这些诬蔑之词,因而与大家讨论两个问题。

1、习近平集了谁的权?——集了共产党的权。1949年7月1日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后,中国人民的权就被共产党集去了,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或称“无产阶级专政”、“一党专政”、“共产专政”。现在共产党的权集中(或称“转移”)到习近平手中,重拳打击对人民作恶的党内腐败官僚集团,好得很啊。现今中共明显分为实质对立的两部分: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和经过调整的各部、委、省领导班子,占据领导地位,人数虽少,但是主导部分,就象一个人的头脑。尚未经过整党的其余部分,是旧时代培植起来的腐败官僚队伍,其中很多人外表服从但内心反对“习中央”,诚如朱老先生估计,他们占官僚队伍“95%以上”,人多势众,是中共的主体部分,象一个人的躯体。他们是贪官淫吏、血债帮、既得利益集团、极左顽固派的联合阵线。69年来他们就凭手里的权力危害人民,那件危害人民的恶行不是他们干的?现在他们的权力被习近平集去了,今后无权再任意危害人民,不敢再擅权谋私了,仇恨如火,心急似焚,他们及其家属、亲友、帮办必然反对习近平集权。寄生腐败的行业,如专供官僚的酒店、淫乐业、妓女、黑帮、流氓、恶棍,……等,因腐败利益受损,也借口反独裁来反“习中央”。“偏激派”与他们合流,反对习近平集权,走上错误罪恶的道路,可悲也夫。每个知识分子对党内这两部分只能拥护一个反对另一个。我坚决拥护“习中央”,反对腐败官僚集团,你们呢?

有些人用心险恶故意装傻混淆这两派的区别,统称“中共”以误导民众,把腐败官僚集团作恶的债栽到习近平头上。

2、习近平集权后干什么?习近平从专门危害人民的腐败官僚队伍手中集权,用来保护人民造福人民复兴中华,好得很!他主政以来,反腐败成绩巨大,没妄杀一人,打了440个“老虎”150万“苍蝇”,废劳教、撤610、全面深化改革、振兴经济、扶贫救困、提高全民福利、提升工资……,集大权,办大事,办好事。人民把权力交给他,很放心。69年来,毛、华、邓、江、胡,那个有他好?他的确是一代伟人。绝大多数农民、工人、城镇平民、知识分子,都拥护习近平。连川普总统也非常赞赏习近平。“偏激人士”想过没有,一贯反共的川普总统是什么原因视习近平为“永远的朋友”?反对习近平集权的人,敌视“习中央”,就与广大底层民众对立,不再是民主人士而归属“反习派”。

权力不会真空,习近平若不集权,就会被腐败官僚分权去危害人民,权力也不会被“偏激派”夺得。“偏激人士”与其他平民一样,手中本没有权,习近平集权,人民没失权,你们也没失权,权力只是从坏人手里转移到好人手里,你们因何不满?是否因你们企图夺取政权的革命梦想破灭,还是腐败利益受损,因而牢骚满腹?

“偏激派”的革命情怀可以休矣!二十年前,如能带领人民从腐败官僚集团手中夺取权力,那叫民主革命。现在若想从锐意改革的习政权手里夺权,那是反革命暴动。因为改革派代表人民利益,反对习近平集权就是反对改革,就是和平转型的阻力,根据党章宪法可以取缔打击。大家知道,原来在网上经常出现的两个非法“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党”已经被取缔得无影无踪。北京查建国最近失联,是否与他过分偏激有关?假借“偏激”之名进行攻击、反对“习核心”的这群人,也可能被国家监察机关盯上。


和平转型正在有序进行中

朱老先生断言我的和平转型理念“被彻底粉碎”,大约因为习近平在十九大和两会上“集权”了,受国内外“反习派”攻击习近平“独裁”“做皇帝”的影响,就认为和平转型无望。这是偏激者的最大谬误。说明这些人极端缺乏识人能力,如何能立足复杂多变的中国?让你当权的话,一定是个昏君或昏官,最后身首异处!习近平是那种追求富贵贪图享乐的人吗?习近平有二奶情妇吗?敛财谋私利吗?允许自己的亲戚当大官发大财吗?都没有。他执政2000天以来,夙兴夜寐,未尚休假一天。他是有大抱负大担当的明白人。有一文《王歧山透露习近平为什么要集权》,说得明白,建议参阅。偏激者没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只会熟背教条,什么独裁就反民主,有大权就想当皇帝享乐啦,靠教条看世界,受党文化毒太深难以自拔了。

改革派领袖集权是和平转型的先决条件之一。我在《和平转型》中论说和平转型四个最基本的必要条件时,指第二必要条件是“专制政权出现一个一言九鼎的强势独裁者”。所以十九大上习近平高度集权,为和平转型创造了最基本的必要条件,奠定了和平转型的基础,是值得庆幸的大喜事。

权力落在腐败官僚集团手中已久,人民没有能力从他们手中夺回权力,党内改革派从腐败官僚集团手中集权,以打倒腐败官僚集团,再把权力归还人民,这个过程就叫和平转型。人民有了权力(民主)后,可能再委权习近平,请他执政。这个和平转型理念绝对没有被粉碎。我在《和平转型》中说,这个过程分三阶段进行,现在正处第二阶段,这阶段占时最长,因为和平转型的主敌——腐败官僚集团人多势众,占“95%以上”,他们是体制内反对民主转型的主要恶势力,掌控着“一党专政”的权力,不但用这权力欺压百姓,为自己谋利,而且多次推翻改革派领袖(例如胡、赵),不打败这股强大的恶势力,民主转型绝对无望。只有集大权,才能战胜腐败官僚集团!所谓一物降一物,在专制党中长期生存的腐败官僚熟悉“成王败寇”规律,习惯欺软怕硬,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只有“高度集权”方能整治得他们服服帖帖。集权是一种手段,是善是恶取决其做什么,毛集权是为实现其共产主义帝王梦,习近平集权是“不忘初心”建设富强民主中国的“中国梦”,两者怎可等同视之?

击败腐败官僚集团耗时费力,需要时间,63年筑起的碉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摧毁的,急不得,必要谋定而动,稳步前进,否则就会“壮志未酬身先死”。急不可耐的人究竟是希望早日看到和平转型,还是希望看到和平转型失败,腐败官僚集团卷土重来?要“和平”,就只能逐步进行,不能搞突然,不能乱。“百足之虫,死而不 ,扶之者众也。有几千万党员的腐败官僚集团,摇动它必须谨慎小心,不可大意。要持之以恒,一点一滴地挖它的根基,一层一层剥它的皮,慢慢啃硬骨头。以为一声宣布,就可完成转型的人,应当走出幼儿园。

习派原本没有团队,没有足够多的自己人可以全面替代腐败官僚工作,所以现时还要继续使用他们做工作,只能一边用一边监察,淘汰恶劣,发现和启用优秀,到一定时候,进行整党,或立新党,让党员跨门槛进新党。“共产”帽子迟早要摘除。

有几股势力希望天下大乱,必须警惕。腐败势力、毛左派、投靠外国的败类、偏激派、恐怖势力、邪教、黑社会……都想乱中夺权,乱中取胜。为了和平转型顺利进行,不得不网管网控以排除他们的干扰,必要时拿出专制手段。

许多“偏激人士”的民主转型目标恐怕不会实现,他们追求现行西方民主模式,将成南柯一梦。现行西方民主模式的缺陷显而易见,中国绝对不会复制。中国要实现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简言之,就是以工人、农民、城镇平民、知识分子、企业主为主体的底层民众的代议制民主,许多具体做法与现行西方民主模式大相径庭。崇拜美国民主模式的“偏激人士”如果不知反省,将被底层民众抛弃!

不识“明”“暗”转换之妙,以言判人,就难识政治家的真实意图。任何一位在位的雄谋大略政治领袖,如果想要进行重大制度变革,都不会对政敌和盟友提前释放信号。我早在《和平转型》中说过,和平转型操作极具神秘性,不细心观察分析,难觅真迹。    

身处几千年一遇的制度转型伟大时代,却看反了形势和方向,做错了事,成了时代的绊脚石,真是“愚公”们最大的悲哀。










相关热词搜索:新时代 形势 史伏初

上一篇:张维迎遭封杀的演讲实录
下一篇: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沒有可比性

分享到: 收藏